首 页 聚焦 公益资讯 基金会 公益人物 社会责任

首页>公益>基金会

金羽翼:艺术疗愈的“痛与快乐”

2021年04月27日 10:02  |  作者:顾磊  |  来源:人民政协网
分享到: 

时隔3年,中国残疾人事业新闻宣传促进会、北京金羽翼残障儿童艺术康复服务中心再度携手,于4月20日在京启动第四届全国残障青少年儿童艺术双年展,发掘具有艺术才能的残障青少年儿童,为他们提供展示的机会和平台,助其更好地发展。

金羽翼成立至今已有11年,其探索的艺术疗愈康复服务已被更多人接受和选择,然而机构的可持续发展仍然面临挑战。金羽翼创办人、艺术双年展主席张军茹认为,随着社会发展,残障少年儿童在精神方面的康复需求更为迫切,更需要多元化投入。

艺术双年展活动上,一位来自金羽翼的学员表演节目。 活动方供图

艺术双年展活动上,一位来自金羽翼的学员表演节目。 活动方供图

从“大赛”到“双年展”

此次艺术双年展的创作主题围绕庆祝建党100周年,歌颂辉煌成就与幸福生活。参展对象分为儿童组(5-12岁)、少年组(13–18岁)、青年组(19–35岁)。艺术双年展评审委员会由10名书画家组成?;疃柚靡?、二、三等奖,授予奖杯及获奖证书,同时,还为老师设立优秀指导老师奖,为特殊学校、助残机构和社会组织设立优秀组织奖?;窠弊髌吩ぜ?0月份在京展出。

贝壳公益向金羽翼捐赠45万元;大悦城控股与金羽翼签订了 “悦公益·星悦行动”合作协议,并捐赠绘画用具500套。

除展览活动外,主办方还将开展走访活动,与获奖孩子交流,邀请书画家提供线上线下的艺术辅导。

据了解,2016至2018年间,为了让更多心智障碍少年儿童获得艺术疗愈的康复服务,金羽翼与中国残疾人事业新闻宣传促进会连续举办了3届全国残障少年儿童艺术大赛。

3年间,全国各专业协会、特教学校、康复机构及社会组织积极响应并热情参与,旅居国外的孤独症少年也将作品邮寄回国参赛,共收到绘画作品3192幅,书法作品347幅,评选出获奖学员312名,极大地鼓舞了残障少年儿童学习艺术的积极性。

大赛让一些残障孩子的生活得到改变。连续3年在大赛上获奖的刘沐琪,参加了金羽翼组织的爱心艺术之旅全球行活动,在哈佛大学小广场跳舞,在莫斯科红场跳舞,与舞蹈家谭元元同台表演芭蕾舞《雪绒花》,她的画作在德国科隆展出……这些经历激励着她更加努力地学习艺术。

从“大赛”到“双年展”,变化的是名称,不变的是对残障少年儿童的支持。张军茹说:“我们欣喜地看到,艺术丰富了孩子们的精神生活,带给他们巨大的改变,成为孩子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生活方式,也已逐步转化为他们自食其力、可持续发展的生产方式?!?/p>

康复应走向多元化

往届大赛期间,曾有一位孩子获得了三等奖,家长非常激动,庆祝之余,全家保留了奖杯和证书,却把奖金返捐给金羽翼,用于帮助别的孩子。这种对荣誉的渴望,深深地打动了活动举办方。

张军茹认为,随着脱贫攻坚战取得全面胜利,残障儿童的基本生存保障条件得到满足,吃饱穿暖早已不是问题,他们在精神生活方面的需求更加迫切。与此对应的是,近年来在康复领域,艺术疗愈也逐渐从小众需求走入公众视野。

艺术疗愈的独特之处在于,让孩子在艺术带来的美好感觉中提升语言表达、肢体协调等方面的能力,从而达到康复效果。

张军茹认为,艺术疗愈与传统的ABA感统训练等方式互补,为心智障碍者的康复提供了多样化的选择,“好比吃饭,他们可以吃‘红烧肉’,也可以吃‘青菜’?!?/p>

金羽翼开设了音乐、舞蹈、书画等课程,11年来,已服务过600余名心智障碍少年儿童。最初接受艺术疗愈的孩子,如今已经历过青春期,成长为青年。在长期服务的过程中,金羽翼的服务范围也突破了纯艺术的范畴,例如开设了健身操、篮球等体育课程,“一方面,让孩子们的身体得到锻炼,更好地康复;另一方面,为他们青春期萌生的负面情绪找到宣泄渠道,更好地调整情感?!?/p>

去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金羽翼拓展了线上培训业务,为全国各地的孩子们提供艺术方面的指导。

去年10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体育和美育工作的意见,提到“构建德智体美劳全面培养的教育体系”。张军茹认为,残障少年儿童也应享受到更多美育和体育方面的服务。她建议,将艺术疗愈类机构列为残联系统的定点康复机构,构建多元化的康复体系。

机构的可持续难题

尽管已维持运营11年,在残疾人康复艺术疗愈领域享有较高的知名度,金羽翼仍然面临可持续发展的难题。

张军茹介绍,机构的运营经费部分源自服务收费,按照每门课程每年1000元的标准收取费用,运转3年后,发现因为收费过低,一些家长不珍惜,便改为每门课程每年2000元的标准,附加一个条件:如果出勤率达到90%以上,第二年返还1000元。

这部分费用远不足以支撑机构的运营成本,其余部分靠着企业捐赠、基金会资助、开展公募、政府采购、出售作品及衍生品等多种方式勉强弥补。

无论是政府采购还是爱心捐赠,都很难长期持续,而市场化道路也是困难重重。

在金羽翼,有一个“小画家班”,有12名超过18岁的学员,通过“优中选优”而来,绘画都达到了一定水准。包括他们在内,心智障碍者要成为职业画家,就要走市场化的路径,却面临着“无头无尾”的困境。

所谓“无头”,即这些孩子没有师从渊源,又非名??瓢喑錾?,作品难以定价;所谓“无尾”,即这些孩子因各种原因未必能如健全人一样持续创作,“在艺术投资领域,对画家的投资是长线的,例如投资40岁的齐白石,是因为预期他40岁之后的作品价值是看涨的,而残障孩子不一样,他们有可能随时终止创作?!贝送?,艺术品市场领域的经纪人运作模式,同样难以适用于该群体。

随着孩子渐渐长大,就业成了迫切需求。迄今,金羽翼共有4名学员实现就业,他们均从事绘画类工作??殿J瞧渲兄?,他从一个不听指令、兴趣狭窄、刻板重复的孤独症孩子,成长为一名有着突出表现力的小画家。2018年,康睿高中毕业后成为外研书店的一名海报设计师,用扎实的绘画能力为外研书店举办的各种活动画宣传海报。

除了直接就业,金羽翼以出售作品及衍生品的方式帮助学员“间接就业”,售价的20%支付给学员,80%的部分被用于维持机构运营,11年来,共返还给学员100余万元。这种方式也很难持续,例如出售衍生品,因为做不到大批量生产从而降低成本,导致产品没有价格优势,购买者大多出发点是献爱心。

张军茹和她的团队还在探索对接更多社会资源。最近,金羽翼与一家酒店企业达成合作意愿,将尝试在其客房出售学员小幅作品,“酒店有200多个房间,我们至少得准备500幅作品?!? 

编辑:王慧文

关键词:艺术 羽翼 疗愈 康复


人民政协报政协号客户端下载 >

相关新闻

av武藤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