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法治时评 法治人物 法律服务 法治纵横 法眼观察

首页>法治>法治纵横

从规则“跟随者”向“引导者”转变

——以2020年中国法院十大知识产权案件为例

2021年04月28日 16:18  |  作者:徐艳红  |  来源:人民政协网
分享到: 

全球化时代,知识产权领域国际竞争日趋激烈,知识产权已经成为国际竞争力的核心要素。4月22日,最高法发布了2020年度知识产权十大案例、五十件典型案件。其中,“华为”无线通信标准必要专利案、“红?!鄙瘫耆ㄈㄊ艟婪装?、OPPO“禁诉令”案等,中国法院运用现有法律和公认国际规则解决域外平等诉讼问题,深度参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框架下的全球知识产权治理,中国知识产权司法在国际知识产权治理领域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不断提升。

“华为”无线通信标准必要专利案:初步构建起中国“禁诉令”的司法实践路径

2018年1月,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华为终端有限公司、华为软件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统称华为公司)向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未侵害康文森无线许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文森公司)三项中国专利权,并请求确认中国地区标准必要专利的许可费率。2018年4月,为反制华为公司的诉讼,康文森公司向德国杜塞尔多夫法院提起专利侵权诉讼,请求判令华为公司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2019年9月16日,一审法院判决确定华为公司及其中国关联公司与康文森公司所涉标准必要专利的许可费率??滴纳静环簧笈芯?,向最高法提起上诉。

最高法二审审理期间,2020年8月27日,德国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华为公司及其德国关联公司侵害康文森公司欧洲专利,判令禁止华为公司及其德国关联公司提供、销售、使用或为上述目的进口或持有相关移动终端,销毁并召回侵权产品等。该判决可在康文森公司提供240万欧元担保后获得临时执行。该判决认定,康文森公司向华为公司提出的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费率要约未违反公平、合理、无歧视原则??滴纳镜那笆鲆贾卸嗄?G/3G/4G移动终端产品的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费率约为本三案一审判决所确定中国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费率的18.3倍。

当日,华为公司向最高法提出行为保全申请,请求禁止康文森公司在最高法终审判决作出前申请执行德国法院判决。最高法在要求华为公司提供担保的基础上,作出行为保全裁定,即康文森公司不得在最高法终审判决前,申请执行上述德国判决。如违反本裁定,自违反之日起,处每日??钊嗣癖?00万元,按日累计。该裁定于当日送达??滴纳驹诟匆槠谀谔崞鸶匆?。最高法组织双方听证后,裁定驳回康文森公司的复议请求。

【典型意义】本案是我国知识产权诉讼首例具有“禁诉令”性质的行为保全裁定,明确了采取禁止申请执行域外法院判决的行为保全措施时应考虑的必要性、损害程度、适应性、公共利益以及国际礼让因素等,并首次探索日罚金制度,初步构建起中国“禁诉令”的司法实践路径。本案裁定促成当事人最终达成全球一揽子和解协议,结束了在全球多个国家的平行诉讼,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红?!鄙瘫耆ㄈㄊ艟婪装福豪迩辶松瘫曜糜肷瘫晷砜墒褂玫姆山缦?/p>

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国天丝公司)与案外人签订合资合同,约定成立合资公司,即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牛公司),泰国天丝公司为红牛公司提供产品配方、工艺技术、商标和后续改进技术。双方曾约定,红牛公司产品使用的商标是该公司的资产。经查,17枚“红?!毕盗猩瘫甑纳瘫耆ㄈ司┕焖抗?。其后,泰国天丝公司与红牛公司先后就红牛系列商标签订多份商标许可使用合同,红牛公司支付了许可使用费。

之后,红牛公司针对“红?!毕盗猩瘫甑牟?,进行了大量市场推广和广告投入。红牛公司和泰国天丝公司均对“红?!毕盗猩瘫杲泄八咚鲜乱?。红牛公司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其享有“红?!鄙瘫耆?,并判令泰国天丝公司支付广告宣传费37.53亿元。一审法院判决驳回红牛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红牛公司不服,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法二审认为,原始取得与继受取得是获得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两种方式。判断是否构成继受取得,应当审查当事人之间是否就权属变更、使用期限、使用性质等做出了明确约定,并根据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及实际履行情况综合判断。在许可使用关系中,被许可人使用并宣传商标,或维护被许可使用商标声誉的行为,均不能当然地成为获得商标权的事实基础。最高法遂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本案是当事人系列纠纷中的核心争议。该判决厘清了商标转让与商标许可使用的法律界限,裁判规则对同类案件具有示范意义,释放出平等?;す谕饩吆戏ㄈㄒ娴幕藕?,是司法服务高质量发展、助力改善优化营商环境的生动实践。

OPPO“禁诉令”案:为企业公平参与国际市场竞争提供有力司法保障

OPPO广东移动通信有限公司、OPPO广东移动通信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以下统称OPPO公司)应夏普株式会社要求,进行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谈判。谈判过程中,夏普株式会社在域外针对OPPO公司提起专利侵权诉讼。OPPO公司认为,夏普株式会社单方面就谈判范围内的专利提起诉讼并要求禁令的行为违反了FRAND(无歧视原则)义务,遂向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就夏普株式会社拥有的相关标准必要专利对OPPO公司进行许可的全球费率作出裁判。同时,鉴于夏普株式会社可能以“域外禁令”胁迫其进行谈判,OPPO公司提出行为保全申请。

一审法院裁定,夏普株式会社在本案终审判决作出之前,不得向其他国家、地区就本案所涉专利对OPPO公司提出新的诉讼或司法禁令,如有违反处每日??钊嗣癖?00万元。

在一审法院发出“禁诉令”后7小时,德国慕尼黑第一地区法院向OPPO公司下达了“反禁诉令”,要求OPPO公司向中国法院申请撤回禁诉令。

一审法院围绕“禁诉令”和“反禁诉令”进行了法庭调查,固定了夏普株式会社违反行为保全裁定的事实和证据,并向其释明违反中国法院裁判的严重法律后果。最终,夏普株式会社无条件撤回了本案中的复议申请和向德国法院申请的“反禁诉令”,同时表示将充分尊重和严格遵守中国法院的生效裁决。

【典型意义】本案颁发全球“禁诉令”、成功化解“反禁诉令”,表明了中国司法机关的鲜明态度,为企业公平参与国际市场竞争提供了有力司法保障,对中国从“国际知识产权规则跟随者”转变为“国际知识产权规则引导者”具有重要的推动意义。  

编辑:王慧文

关键词:法院 专利 知识产权


人民政协报政协号客户端下载 >

相关新闻

av武藤兰